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雨欲倚绿窗锁 °

闲 敲 棋 子 落 灯 花

 
 
 

日志

 
 

你的背影曾是让我安心的风景  

2013-04-30 04:23:08|  分类: 你眼里有我的同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是愚人节,我和陈叔叔约了在马灯部落吃饭。陈叔叔还是那个陈叔叔。原来已经过了一年,距离我写下那篇日记已经过去整整一年。

      也许你们要觉得,历史又要重演。其实写这样的日记,是重复回忆自己的痛苦,揭自己血淋淋的伤疤。
      他依旧是堵车迟到,我早就不管他喜好把菜点好,看见他的瞬间我忽然觉得他比以前更瘦了,心里顿时一软,很多抱怨的话吞进肚里。一开始我觉得自己心态是好的,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向他告白,被他拒绝,我当时用尽一切办法,让自己恢复,让自己走出来,甚至不择手段的和喜欢自己的人暧昧,把痛苦带给别人。我以为一年的时间,彻底放下,在这天之前,我甚至还觉得自己恢复的很好,自己放下的很彻底。

      我明明就已经不会再那么容易想到他,明明就对他有各种不满的态度,明明就和他像是朋友一样相处,甚至明明在半年前和他见面还心如止水。

      和他一起吃饭,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吃不下多少,我从未和别人吃饭的时候吃那么少过,估计心里郁结,饭菜一般还过得去,偏甜,但胜在环境不错,非常有情调。我问他你是不是要回来工作,他说,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回来。我心里感叹,你还是会讲这样不知轻重的话。之后我们走下山,我穿着皮鞋,走陡坡有些害怕,挽着他的手臂,尽管我们看起来多么像一对在热恋或者即将开始恋情的人,但那一刻我逼自己不要多想,想错一步,便是跌入地狱。

      我们走下山坡,去了太子湾,晚上的太子湾特别静谧,在一盏昏暗的路灯下有张公共木椅,我们坐在那里聊天,和以往很多次不知道算不算约会的约会一样,聊各自的现状,他聊到和舍友的关系一般,说身边的人很喜欢约炮,之后还要和别人说那个女生怎样怎样好,他非常鄙视他们。不置可否,这样的人的确不会让人有好感,大家都会觉得滥交,没素质。

      他仰头靠在椅子上,我忍不住用手触碰下他的喉结,他没有反应,我说你的脸看上起好瘦而且皮肉分离,他说有吗,于是我小心翼翼伸出手捏了下他的脸,他没有躲闪,没有惊讶,非常自然,反而伸手捏我的脸。于是我不可抑制的记起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和他在KTV包厢里,心事重重的我企图从触碰他看他的反应来确定他对我的感觉,是意料中的躲闪。一年后我不确定这又代表了什么。

      初春的晚上湿气有些重,我是常年手脚冰冷的人,我总是笑他的手纤长漂亮得连女孩也望尘莫及,他抓过我的手与我对比,说你的手也很漂亮嘛,我洋洋得意,我说我是当过手模的人,以往见面我们也要比较手的大小,这次比着比着他感受到我手的冰凉,竟然握住我的手想要让我温暖,他很瘦,他的手也很瘦,清秀,纤细,不宽厚,温度并没有比我暖多少。握过我的很多双手有更温暖,更宽厚,更有安全感的,但没有一双手像这双一样让我想流泪。

     我努力让自己镇定,若无其事和他聊天,聊着聊着他觉得脖子很酸,我顺势帮他捏了两把,他表示和舒服,再后来,他把头靠在我腿上,就像我们小时候躺在妈妈腿上一样,他缓缓伸出双手触碰到我脸颊,指尖轻轻滑过,慢慢描绘我的脸部轮廓,轻柔,微痒,我忍不住屏息。月光朦胧柔和,我低头却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满腹的疑问,逼着自己不要问,静静等待他说些什么,作些解释。他几乎在我腿上沉沉睡去,他真的很瘦,压在腿上没有难抑的沉重感。如果时光可以静止多好,可是时光不会静止,一切都如泡影。我不问真相,真相还是存在。

     我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质问他,可是,看着他的时候,我忽然什么都说不出来,内心有个声音对我说,再等等,再等等,他会解释的,他不会没交代,你要给他时间。可是直到我失望地拉开出租车的门,关上门流下泪的那刻,他也什么都没说,他只是送我。一如既往的送我。

     我承认我会与人暧昧,但是,我只会和我喜欢,在乎,认定要一起的人暧昧。也许那晚我没有阻止,只是因为我瞬间回归的感觉,那种一年前很熟悉的,排山倒海的汹涌情绪,彻底涌上心头。他讲过的话犹在我耳边,他说他不喜欢暧昧,他多年来在我心中树立起的是一个清澈的,和我周围的人不一样的形象,我一直固执的觉得,他有的是高尚。




     我忽然间看不清他,也看不清他眼中我的样子,我到底在他的人生中扮演着怎样一个角色,他说他鄙视的那些人。那些人纵然不好,但他们至少坦荡,他们明确自己的态度,他们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清楚地把自己的人品暴露给任何人看。那么他呢,那么善于在精神上翻来覆去的折腾,而其实藏起来的是什么,是深得我看不见又害怕的东西。算起来比他们更过分。打着柏拉图的幌子自私地过着自己的生活。我看清了他的迂回,懦弱,没担当,没责任。而这个世界上,在这种事上,没有坏人,只有过分的人。而他不折不扣就是。心中似乎有个声音在歇斯底里的叫喊:你这个自私装无辜的人,你有没有管过我在过怎样的生活?

     而更现实的一件事是,我和他的朋友完全没有交集,我从没有看到听到过他在别人世界里是怎样一个人,我只是固执的活在我的圈子抑或我和他的圈子。就像我姐说的,他从来出于我生活的边缘,于是那么特立独行。要么你让他融入你的世界,要么你让他离开你的世界。

     清明节的那几天,我都想遗忘我在过怎样的日子,走投无路,作茧自缚,身心力竭,形销骨立。还有更惨烈点的词么?如今回想来,我其实是有自制力的,我竟然真的拿出勇气独自留在天气阴霾,阴雨不断的杭州宿舍里让自己发酵,靠着一部手机一台电脑,逼着自己收拾心情,理清思路。此时的我掩盖不住难过的样子,怕是回家会让家人担心。强装镇定和家人电话,编出很靠谱的不回家的理由。不断找朋友聊天,从开始的热情愉快,到挂完电话的潸然泪下。夜幕降临是我最害怕的时候,不断找电影找视频看。看绯闻女孩,催眠自己:你这算什么,人家这样的才叫纠结,你什么都不算,难过个屁。很反常地开始早睡,最难过的那天,看什么都觉得心累,晚上九点多就爬上床,早上六点多被天花板上的灯亮醒,便蒙着被子开始紧锁眉头,开始一天的坏心情。特别是有一天天气见晴,无比地想出去走走,舍友之前说附近的印象城应该开幕了,我就盼着去欢乐一下,到了那里却发现寥寥无几的两三家店,周围还在施工,很是荒凉,加上天色又晚了下来,我很清楚过了七点半就没车了,然后我走了一会儿,一直打不到的,有些冷了,我竖起外套领子,看着自己站在路灯下无奈挥臂的单薄影子,眼前笔直延伸到远方的马路,川流不息的叫嚣车流,忽然就觉得,怎么这个世界,这么无情。过了不知多久,最后坐上车的那瞬间,感恩地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一个月后,回过身想想这些,真的觉得自己好坚强,呵,就像是那些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四处可见被人践踏的植被。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善良,刀子嘴豆腐心,虽然很腹黑,其实很热忱,还有那么点要独善其身的感觉。因为我发现曾经被我伤害过的人都轻而易举把伤痕愈合得好好的都快不认得我了,而伤害我的人却是一次次浅尝辄止,让我上瘾,又痛苦。这一点也不公平。

      被喜欢的永远不败,可悲的是在喜欢人的眼里这个永远无法企及的无上荣誉,是被喜欢人眼里一文不值不屑一顾的东西。我多想拿回这属于我的东西,可是这种无声无息的情绪,若是能拿回来,世间就不会徒增如此多哀愁。继续纠缠的结果就是没结果,就是当我无望地爱着你的时候,也许你也在无望地爱着他人,咬成一尾永不满足的贪食蛇。

      我想我再也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默默看你笑,看你说话,看你无辜的表情,看你温暖我双手,看你给我营造多么美好的梦境,继而又残忍地生生摧毁它。

      已经将近一个月不联系,也许还会更久,久到他忽然记起人生中有这样一个不知为自己伤过几次神的女生而想要联系一下的时候,她早已经将他排除在生活以外。又或者,他早在评论微信得不到她一贯的回复的那刻起,已经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但愿经此一别,你不过是我一则内心不断修正的自我否定。
     一枚我今生都不会派上用场的纪念校徽。
     更是一位风流往事般的天涯故人。

            你的背影曾是让我安心的风景 - 宋 清 醨 - 钴 蓝 时 光 °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